ナギ

[智翔] 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

算..生賀吧...
大野智誕生日おめでとう!!!謝謝你一直被生下來~!


於是這篇其實被我寫的沒什麼CP感..大家放心?!XD
嗯..大約有點OOC..
想清楚囉?那..開始!

====================================
(裏標題:大野智教你怎麼收服式神)

如果自己能夠選擇的話,我其實並不願意出生在這個冷牢般的家族之中,

但若真要說,唯一一件我感謝他們的事情,就是讓我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



「啊...」

大野智停下了腳步,抬起了頭伸出手,滴落掌心的雨滴稍嫌冰冷,令他打了個冷顫..

「好像沒帶到傘吶..」

貓著背的男孩歪了歪頭回想了一下,確定自己並沒有把傘放入背包中的印象後,聳了聳肩再次踏步向前。

其實也沒有所謂的目的地,總之他得在這座山上待上三天--如果能待得上三天的話。

天亮著的時候應該是沒什麼好緊張的,畢竟那些東西主要都是在夜晚出沒的習性,相對的白天算是比較安全的,


但他就是來找那些東西的。

在這個時代,當冠上了大野這個姓,就背負著與生俱來的宿命,成為陰陽師。

家族中,除了天生就沒有靈力的孩子外,無一例外的成為了陰陽師。

家族幾乎掌握了九成以上的陰陽師資源,這使他們擁有著天皇也不願得罪的特殊身分。


但大野智是討厭這些東西的。

生性淡泊的他,厭惡大人們之間的勾心鬥角、不屑同輩間的惡性競爭。保持中庸之道是他在家族裡的自保原則,不鋒芒畢露、也不曾過於執著於什麼,畢竟盡是些他沒放在心上的事物。

陰陽術這種東西,師傅教了他就學,但也不願鑽研什麼,只是應付了事。

出身旁系,得到的資源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比本家少,他也比不上那些嘴甜又機靈的同輩,四處關係打點好後,雖然依舊比不上本家,但消息自然能靈通不少。

想到這裡,他手伸進了袖中,確認了為數不多的符紙後加快了腳步。


快點帶隻小妖怪回去交差,真想去釣魚吶...

三天後,是大野智的16歲生日。

按照族裡的習慣,必須來到這座山上,降伏一隻妖怪回去。大多的人會將這隻妖怪作為自己的第一名式神。


一定要挑好看一點的..

看著幾隻從身旁掠過的小妖,仔細的看了幾眼後砸了砸嘴。

雨勢大了起來,大野智連忙找了個洞窟躲了進去。


「啊..」

在看見捲成一團的生物時,大野智著實懊惱了起來..就這麼闖了進來,幸虧看樣子不是什麼兇猛動物的巢穴,自己怎麼就大意了..!

那個紅皮的生物動了動,把頭抬了起來,瞄了大野幾眼後,又把頭埋了回去。

原來是狐狸啊..

大野在原地等了一會兒,見那隻狐狸沒再有動靜,於是緩緩地往裡面踏了一步。

只見那隻小紅狐狸睜開了那雙明亮的眼睛,盯著大野智的舉動。

「那個..能借我躲個雨嗎?」

只見他眨了眨眼,不置可否的將頭埋了回去。


行不行你倒是吱個聲啊!

大野智有些欲哭無淚,師傅可沒教過怎麼溝通啊...應該..沒有吧?該不會是被自己睡過去了吧?

「打擾了..雨停我馬上走。」

也不知道是聽懂了沒,毛茸茸的尾巴晃啊晃的。


席地而坐,大野智將肩上的背包放在一旁,從裡面抓了個包子出來,準備稍微填下肚子。

咕嚕

呃..他剛剛是不是聽到肚子餓的聲音了?

自己剛剛在路上才啃了個水果,所以聲音應該不是自己--是那隻小紅狐狸?

原來狐狸肚子餓是會發出跟人一樣的聲音的嗎?


大野眨了眨眼,看了下剛拿出來的肉包,再看了下把自己捲成一團、耳朵卻豎得老高的那隻小紅狐狸,心中狠狠的被萌了一下。

「吶、你吃肉包嗎?」

盡可能放柔了聲線,大野看到那雙耳朵抖了抖,接著那圓滾滾的大眼就望了過來。

掛上了總被說成無害的那張笑容,大野把手中的肉包扳成兩塊,往前遞了遞。

當小紅狐狸小心翼翼的開始靠過來,大野卻有些分神的思考另個問題...

牠會不會咬到我的..手?


還沒想出個答案,右手上的肉包已經不見蹤影,大野只來的及捕捉到小紅狐狸舔了舔嘴巴的畫面。

左手上的也被虎視眈眈的盯著。

想了想,大野試著開了口。

「你,是妖對吧?能化人形嗎?」

語畢,就見到那雙眼睛瞇了起來,跟著退了幾步坐下來,上下打量著他。

大野卻自在的像是自己並不是那個被盯著的人一樣,將左手的肉包拿起來晃一晃,「我就是想看看而已,化了人形就給你?」


「我想第一個給爹爹看的..」

說完又捲了起來,像是強迫著自己別往大野的方向看。


說話了、真是妖啊...!

不知道為什麼,圍繞在他身上的妖氣似乎不是很重,因此大野也不是很有把握眼前的這隻小狐狸究竟是不是妖怪。

不過肯開口說話了,應該是有稍微親近一點了吧?

「你爹去哪啦?」

「不知道..」

「去多久啦?」

「好久啦..我都能化人了,他還沒回來...」

大野愣了愣,若是沒能成妖的話,一般的狐狸是不可能活這麼久的..看來小狐狸的爹爹大約是不在世上了吧...

不自覺的開始憐憫了起眼前的這隻小狐狸,右手就這麼撫上了他的頭。

大野對於自己的舉動也嚇了一跳,卻也不想收回手,像是哄著孩子般放輕了力道來回撫摸,直到小狐狸抬起了頭與他四目相接。

是錯覺嗎?那雙眼似乎盈滿著濕氣。


一時之間,移不開眼,然後左手上的重量突然消失。

眼前的小紅狐狸眼中閃著狡捷的光芒,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頭蹭上了來不及做任何反應的大野的手。

「我是知道的。」

正當大野智心情複雜,望著在自己身上到處蹭阿蹭的小狐狸,他聽到小狐狸又開了口。

「在我發現每個我結交的朋友,沒一個能留到最後的時候,我就懂了。」

「只有我,是不一樣的。」

即使映入眼簾的小狐狸,臉上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大野卻不自禁的皺起了眉,心中緊了一緊。

其實是很寂寞的吧...


「你別這個臉啊,不過就個包子嘛!要不一個包子算你一天房租、你要待幾天啊?這包子真好吃♪」

聞言、大野智失聲笑了出來,多麼聰明的一隻小狐狸啊!也許就是這麼心無介懷,才能成功修煉成人形吧!

用力的揉了揉小狐狸頭,大野道「三天、最多三天,你好心收留收留我?」

「好啊~我可是收房租的~」

接著相視而笑。


雨越發的大了,大野也犯了懶、沒有心思再出去尋找其他的妖,他和小紅狐狸說了說山下是怎麼樣的、有什麼好玩的、有什麼好吃的、發生過哪些故事。

明明平時也不是什麼多話的人,但看著小紅狐狸好奇的眼神,就不自覺地說了更多更多。

看著小紅狐狸瞪大了眼、聚精會神的樣子,心裡就覺得滿滿的。


後來不知怎麼的,大野想起了一個有些離奇的靈異故事,也順口說了出來。

沒想到小紅狐狸僵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正想開口喊他,外邊突然打了一個響雷。

大野智瞬間被撲倒在地,身上捲了隻微微顫抖著的小紅狐狸。


原來妖也有怕鬼的嗎...?

輕輕地拍打、安撫著小紅狐狸一小段時間,睡意卻伴隨著身上的溫暖襲來,努力想確認身上的小紅狐狸好些了沒,才發現他早已平穩的氣息。

啊..忘了問他名字...

這是在墜入夢鄉之前,大野智最後的一個念頭。



大野是被痛醒的。

手指傳來些微的痛覺,不是很痛,卻也無法再若無其事的繼續睡下去。

眨了眨眼睛,看見小紅狐狸啃著自己的手,連忙縮了回來。

「我餓。」

瞪著無辜的大眼,那隻小紅狐狸拖著大野的背包來到他身邊。

無言地打開了背包、取出兩個包子,遞了一個過去。

看完了小狐狸表演一口吞絕技後,大野慢條斯理的小口小口啃著。


好漂亮

看著小狐狸開始梳理自己的毛,大野就這麼目不轉睛地盯著。

洞口照進來的陽光正好映在小狐狸身上,紅色的皮毛沒有一絲雜色,原本就水靈的眼睛看起來更加靈動。

果然還是想看看人形啊..


大野左瞧瞧又看看、覺得眼前這隻小狐狸實在對眼極了!不但聰明、長得好看、還有雙漂亮的大眼睛,跟自己也挺合得來的。再回想起來時路上的那幾隻擦肩而過的小妖,不經意地皺了皺眉,小狐狸看上去似乎又更順眼了一些。

就牠吧!


下定決心後,大野智使勁的轉了轉那不怎麼常使用的腦袋...

首先..首先要讓他對我有好感,至少不能討厭我吧!想了想昨天相當愉快的談話,大野多少安心了一些,也增了點信心。

其次...其次呢?

一片空白的腦袋讓大野煩躁了起來,管他的呢!走一步算一步吧!


「你有名字嗎?」

想喚回對方的注意力,大野智想起了昨晚的疑問。

「翔」

「怎麼寫?」

「飛翔的翔」

「翔醬啊~ 我是大野智,請多指教啦!」

「智君?」

小狐狸喊的腔調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大野智卻覺得挺好的、挺順耳。

「翔醬,昨天我說了這麼多,今天換你說說了吧?」

小狐狸歪了歪頭、眨眨眼,「說什麼?」

「要不..從這座山開始吧?」

「我們這山啊..」

一旦起了個開頭,小狐狸就完全停不下來了,大野智卻也聽得津津有味。從天氣環境,講到各式各樣的生物,接著是小狐狸曾經的朋友們。

最後是家人。

「我娘啊~ 我娘她很漂亮的喔~ 最最漂亮了!毛色是全白的,啊~ 也很溫柔,每次我跟潤做錯了事,被爹爹罰,都是娘護著我們的。」

「爹爹啊~ 爹爹好兇的,可是也很疼我們!有什麼事情也永遠都擋在我們前面的!爹爹超級厲害!」

提到自己的家人,翔的語速突然就加快了不少,音調也提高了,大大的眼睛閃亮亮的,大野不禁想著,他一定很喜歡很喜歡他的家人吧..!跟我們家一點都不像呢..

「還有潤,潤醬最可愛了~ 跟包子一樣可愛!」

噗、誰教你這麼個形容詞的...大野差點把水噴出來。

「可是我把潤醬搞丟了...」

翔努力地睜大眼睛,「我們那天一起出去玩的,是我沒聽娘的話、光顧著玩沒顧好潤,後來我到處找不著他,松鼠先生說潤在追蝴蝶的時候不小心掉進河裡了...」

「娘跟爹爹都說不怪我,可是我看到啦...娘晚上偷偷的哭、爹爹也跑出去找了好幾天...」

說著說著,小狐狸還是哽咽了起來..

「都怪我...」

「沒這回事!」

大野不禁一把抱住了小狐狸,「翔醬也不是故意的啊!不是故意弄丟潤醬的對吧!」

小狐狸湊在大野肩頭,死命搖著頭!

「所以說啦~誰都沒有怪你喔!你爹你娘沒有怪你,潤醬也一定沒有怪你,你就別自責了..」

大野聽著翔的抽噎聲越來越小,也就放輕了手上撫摸的動作,

啊,果然跟想像的一樣好摸呢!

不合時宜的這麼想著,大野智對小狐狸這身毛皮愛不釋手,這裡摸摸那裡摸摸,覺著這天要冷了,要是多了這身毛皮能隨時備著多好啊,還是快想方法把小狐狸帶回家才是正經!

不知不覺哭累了,就這麼睡過去的小狐狸,對大野內心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一概不知,只覺得似乎睡得特別安心。


再睜開眼時,天才剛濛濛亮,翔望著眼前的大野,想著

啊..他、要離開了吧...?

總是這樣吶..身邊的一切總是來來去去,沒能多做停留,要是越熟悉,離別時候的難過也就越難以忘懷...

後來翔就學會了保持距離,既然你們有天終究要走的,就別走進來。

而大野,卻像是無視了所有規則般,自然的靠了進來,若無其事的給了他令人不捨的溫度,也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但總歸是要走的吧!

誰讓你靠這麼近的!

好像有點生氣、有點難過、有點..

不想他走..



翔現出了人形,伸出手..自己也不知道想做什麼,就隨了本能,將手貼上了大野的臉。

於是當大野睜開眼睛時,就是這幅情景--一個陌生的小豆丁,直直盯著他看,自己的臉頰旁傳來令人眷戀的溫度。

那圓潤明亮的雙眼太過熟悉,大野不自覺地開口

「翔?」

「嗯?」

似乎也不覺得哪裡不對,翔姿勢不變,繼續盯著大野智,大野也上下打量起面前這可愛的傢伙。

深褐色的頭髮毛茸茸的,似乎很好摸,髮尾不受控制地亂翹著,形狀好看的唇這時候緊抿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英挺的眉也跟著皺了起來,

那對漂亮的大眼一如印象中的好看,看樣子是深紅色的..

「吶、」

「嗯?」

「今天、就要走了嗎?」

「啊!是呢..」

大野起身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反省著昨天自己還沒想到應該怎麼把這隻小狐狸帶回家,竟然就這麼睡著了,要是人家不跟我走怎麼辦啊啊啊..空著手回去的話,師傅一定會碎碎念的吧...

翔盤腿坐在地板上,也弄不清楚自己想怎麼樣,對著大野伸出了手。

「餓了?等我一下..」

大野直覺反應小狐狸是肚子餓了,站了起來往背包的位置走去。

啊!沒了!

原本就是帶好三天份量的食物,誰知道半路殺出一隻可愛的小狐狸,備好的糧食已經提早告罄。

大野愣了一下,接著突然有個想法冒了出來。

「翔,你喜歡我做的包子嗎?」

「那是你做的?喜歡啊!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了!」

「那這樣吧!我今天的房租還欠著呢..可是我沒包子啦~你,要不要跟我回家?我每天給你包子吃!」

說著這沒什麼說服力的話,大野不自覺的緊緊抓著自己衣服下襬,腦中拼命思考著還有沒有其他比較吸引人的方式。

畢竟是這麼聰明的孩子啊!會就這樣被包子騙下山嗎?

一定還有什麼的吧!快動動腦袋啊!

「好啊!要三個可以嗎?!」

當大野聽見這回答時腦中一片空白,不能置信的傻傻地望著翔。

翔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眨了眨眼又說

「可是你還欠我一個,所以今天要四顆!」

「我的意思是,你得跟我一起生活喔..」

覺得翔大概沒搞清楚自己的意思,大野又急急忙忙的補充道。

「我是陰陽師,所以也可能需要借用你的力量...」

「我說,好」

他想清楚了,既然自己喜歡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覺,他又不可能留下來,那麼早已孑然一身的自己又有什麼不接受這個邀約的理由呢!

跟著他走,到了離別的時候就再回來,不是什麼複雜的事情。

那雙眼睛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隨即又出現了一抹鬼靈精怪的樣子。

「但是你要帶我去玩喔~那個你說的市集啊、還有糖葫蘆!還有那個..」

「都帶你去。」

用著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溫柔聲調,大野智一邊回應著,一邊把人圈進懷中。

「你想要的,我會盡力去達成、會待在你身邊;相對的,你也不能離開我。」

「嗯。」

翔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接受了這個擁抱。

接著又變回了狐狸的模樣,就這麼跟著大野智前往了他未知的世界。



後來大野智的師傅一臉震驚的問他是怎麼收服了妖怪圖鑑上排名相當上位的九尾時..

怎麼收服?用包子拐唄?!大野一臉茫然的望著那隻吃飽喝足後正蹦蹦跳跳到處追著蝴蝶玩的小紅狐狸..

九尾?翔醬你另外八隻尾巴呢?放出來讓我看看!!


還有大野智因此一夕之間成了天才陰陽師,被以往不怎麼友善的同輩們各種羨慕忌妒,都是在回到家裡後沒多久發生的事情了。

而當事人則將這一切置身事外,開心的帶著小狐狸到處見識著在他看來平凡無奇的事物,只為了小狐狸那可愛的反應與表情。

也因為小紅狐狸的出現,讓他原本不怎麼有幹勁的日常生活中,添上了一筆最亮麗的色彩。



FIN

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QAQQ
腦洞的來源是這傢伙.. @祈越无风 大家快罵罵他,丟個設定人就跑了不能原諒!
然後跟 @ゆみ 聊了腦洞後...他說他想寫後續所以讓我把相遇部分生出來...QAQQ
這故事告訴我們別隨便跟寫手聊腦洞...ORZ

我覺得寫這篇的時間可能比我翻長篇花的時間還要多..(吐血)